浮丘铃响揽清韵

皮皮一生吹,秀秀一生黑
一个不太称职的魔道黑,(划重点)聂怀桑个人死忠粉
我何其有幸,能在这个夏天遇见你们,遇见镇魂和两位老师
史圈主混三国和明朝,日常半潜水
我等着书弈tag破一百的那天,于是我要去产粮了
阴阳师id浮丘铃,记得来找我玩哈
扩列私聊啊,我不高冷,很好勾搭的

弈老板终于要出新皮了?


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把卸了一个月的yys下回来啊啊啊啊啊啊!!!


9012年了。

希望我今年可以不咕咕咕辽……


【图书馆大战第二季/合作参赛】

@云渺水茫  我先提前给苏哥垫个场

以及,东篱,(出场率很高的)打酱油的……我只能说,他不是个普通的打酱油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姓名】夏朝(来跟我一起念,zhao)

【性别】男

【职业】镖师,兼西窗阁首席打手

【世界观背景】架空历史,北齐王朝。

开国皇帝年号祁元,第二任皇帝是他的弟弟,年号嘉武。朝堂政局凌乱无比,江湖上两大组织,西窗阁与夜雨楼分庭抗礼,互不相扰。

【简单外貌描述】“你要是别整天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,咱们西窗阁就可以靠卖小姑娘丢给你的手帕发家致富了。”

————by西窗阁头号老妈子·东篱

丹凤眼,眼尾微微上挑,柳叶眉,长相其实算清冷俊秀那一挂,软下脸来哄小孩子有奇效(???)

【特殊能力】……自带寻宝雷达算吗

行走的隐藏剧情触发器了解一下?

【简单的人物故事】 西窗阁存在的意义在于平等。说来真是稀奇,进了西窗阁的人,全都惊人的达成了一致——

不管你的出身如何,派别是否势如水火,在西窗阁划下的底线前,我们皆是情同手足。

当然,还得听阁主的。

除非……

除非你是东篱,抑或夏朝。

(东篱先生故事太长又不是(目前的)主线所以我不讲了)

夏朝是帝都夏氏掌门人的唯一子嗣,是那个已经褪了色的清傲小少爷,是西窗阁擅用弓箭的年轻镖师,箭尾偏要张狂地刻着“夏”字。

亦是这乱局中第一把开刃见血的长刀,锋芒毕露地游走四方,本该为江湖而生。

……好像扯远了所以我放片段吧

崽啊就你这身攻气阿妈也不信你居然是受啊。








祁元十三年,当年叱咤天下的青年将领真是老了,老到看不清身边人的心思,让虎狼之心的右丞相宋敏一步一步蚕食了兵权,在归权于太子的紧要关头,竟是被一场蓄谋已久的兵变一夜之间倾覆了长安。

也是,太子一个垂髻幼童,书尚且背的磕磕绊绊,哪里学的来翻云覆雨的手段?

那年的三皇子不过十四,裹挟在一众女眷里被跌跌撞撞地推着前行。这从小被养在深宫里的孩子提前学会了为自己未知的命运惶恐不安——在迎头撞上一队叛军的时候尤甚。

他们这群人多是女子和幼童,最大的将将十六,刀都提不起来,更别提突围了。

“我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。”他心猛的一沉,半是懵懂半是绝望地想道。

可是还没等他绞尽脑汁的苦想自己死后应该埋在皇陵的哪个角落,一道白影破风而来,尾端还泛着点金光,将那正带头挥刀砍向一个少妇的叛军头领一箭钉在了地上。

那箭不偏不倚,穿心而过,箭尾一个张扬无比的“夏”字,仍在兀自颤动不休,鲜血没有溅到旁人一丝一毫。

“这种废物还敢出来现眼?怎么不先揽镜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?”

三皇子愕然抬头。

他看到的是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一幕。

背着箭筒的年轻镖师倚在树上,眉宇间尚且残留着稚气,周身气度却已锋锐无双,正是一番少年轻狂——那人眉心轻轻一折,旁若无人又嚣张至极地低声道:“东篱简直是给我掉价,还有苏渐晴,说好的支援,果然又苟起来了……不是说这堆老弱病残里还有皇子吗?连凤子龙孙都这么烂泥扶不上墙?”

他抽出一支箭,缓缓搭于弦上,又掀翻了一个想乘机偷袭的士兵:“别妄想在我眼皮底下搞小动作。选一个,放人,还是死?”

(东篱:我不背锅。
苏渐晴:我也是。)
【一点点补充】
☆夏朝十五岁时与他那个所谓“专权媚上”的父亲决裂,在接管了母亲留下的镖局后,又被发小东篱半坑半骗地搭建西窗阁的框架。三年后西窗阁成型,刚开始运转,得,又赶上了宋敏兵变。
过了四五年,嘉武帝吃错了药怕江湖势力妨碍皇权,开始找西窗阁下手。宋阁主神出鬼没,东篱背景太深,所以在宋氏辉煌不再的情况下,夏朝莫名被扣了个“反贼”的帽子,被迫入了京。
然后他被已经踏入政坛的三殿下给保住了。
三殿下一边把他死死按在王府,一边与各方势力周旋,在鸡飞狗跳了半年后,终是把夏朝完好无损的送回了西窗阁。

☆当年兵变的时候,有好些心怀不轨的人想秘密做掉容斫(三殿下),有幽闭恐惧症的他重伤,是夏朝觉得人数不对,从枯井里把他捞了出来。

他在黑暗之中闭上眼,那抹灼眼的金光是他最后的所见。

☆夏朝是狂,还傲,但他双商正常不恋爱脑,说话也不拐弯抹角,该动手时干脆利落,
……但还是斗不过他家心眼六件套的三殿下。

☆还偏执,倔不死你。

☆爱找高处,只要不在建筑物内,不是上树就是上房,多细的树枝都能坐稳当,反正我就是要遗世独立俯瞰全场(…)

☆假如你脑子一抽说错了话,要是你跟他不熟,他顶多不合时宜地斜你一眼;要是真朋友(如东篱),OK,他将会给予你精神重创且无意识殃及池鱼(越亲近的人越肆无忌惮就是说的这种人咯)

☆一个专业是运镖砍人的镖师,爱吃甜的。(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个北方人)

☆对了,还喜欢小孩子,用弓箭的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怕管制刀具(?)吓到他们。

☆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江湖人。

☆他也希望有一个人能做他的刀鞘啊。
有人说刀剑过刚易折,即使他夏朝了无牵挂,却也是渴望温暖的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老夏真的是我亲儿子辽……东篱都没有的耍帅片段,他有(x)

西窗阁的故事构思很久了,目前只能铺开关于夏朝的这一部分,希望能选上吧……

【阴阳师】那什么的狼人杀(2)

填坑态度良好。
其实弈老板的身份我有暗示(虽然没给出纸条线索),仔细想想,弈老板为什么要在狼人行动后看手机?
还有,狗子怕是保不住了(…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月下梢头,转瞬便到了下半夜。

顺利逃过一劫的萤草皱着眉头,缓缓打开了紧攥在手心的纸条——

“阳光终有照耀不到的阴暗角落,既然如此,就由我亲自了结吧。

无视真相或许能苟且偷生,而我选择睁着眼死去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?

她翻出手机,屏幕上的地图已然恢复了原状,可她紧皱的眉头似乎并没有打开的迹象。

就差一点。

是啊,就差一点。

书翁正端详着一个密码锁,前两位数字他已经推理出来了,可剩下的两位……

保险箱底下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

“如10=50,20=150,30=2150,40=21450,则50=?”

书翁:“……”

他真的一点也不想挑战数学这种东西。

可目前的搜索已经进入了瓶颈,唯一的指望就是眼前这道天杀的数学题。

于是书翁深吸一口气,摸出几张草稿纸,决定剩下的半个晚上都要和它死磕到底。

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的弈慢悠悠地从门口踱过来,瞥了一眼他的方程式:“虽然我数学也不好,但我确定,你做错了。”

书翁诧异地抬头:“?”

弈把毛笔从书翁手里抽出来,把纸条上的第一个式子圈了出来:“自己看。”

“如10=50,20=150,30=2150,40=21450,则50=?”

“10=50”

……书翁幽幽地一摔毛笔。

“群里来消息了,”弈世外高人似的把手往身后一背,“‘猎人’怀疑酒吞茨木是狼情侣。”

他拿着手机在书翁眼前晃了晃:“他……或是她,行动明显比我们利索很多。”

“【猎人】:‘我找到了一张……’”

“【猎人】「图片.JPG」”

“这里太冷了……我感觉不到一丝暖意……可能是因为再也回不去那座山……我的故乡了吧……

可是……可是我太弱小了……

我真的……真的不想背叛啊……”

“【猎人】:‘[背叛]是指大江山吗?’”

“【猎人】:‘那么酒茨是狼情侣?’”

“我觉得不是,”书翁看了看图片中纸条背后的纹路,“指认狼人的纸条背后的花纹不是这样的。这是神职。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把自己验算用剩下的草稿纸翻了个面——那纸张背后画着一轮圆月。

“幸好我没有一气之下把纸全撕了,你看。”

书翁不知从哪摸出一支铅笔,在纸面上斜斜划过,那浅淡的痕迹渐渐露出行踪来:

“你们是不会懂的。”

书翁:“……”

弈:“???”

……说对了,还真没懂。

书翁默默地拿出手机,将纸条的照片上传,“还是求助于群众吧。”

另一座教学楼,安倍晴明若有所思地看着手机屏幕:

“【丘比特】:‘我没连酒吞茨木。还有,狼人纸条长这样。’”

“【丘比特】:‘「图片.JPG」’”

你们是不会懂的……

他笑了笑,手指一划,一条信息发送了出去:

“【女巫】:‘我觉得其实不难。你在[你们是不会懂的]前面加句[吾之大义]试试。’”

“【猎人】‘仰望大佬。’”

“【守卫】:‘是这样没错。对了,猎人,你的纸条应该是暗示天使。具体是谁我不确定,但所有神职中,只有天使涉及背叛。’”

天使?

他思索了一会,屏幕再度亮起:

【法官】玉藻前:最后一个行动的女巫先生,请问需要使用药剂吗?

【法官】玉藻前:对了,即使您被狼人暗杀,药剂仍然可以使用,不过,同守同救出局可是要出局的呦。

【女巫】安倍晴明:不用。

【法官】玉藻前:真的不用吗?

【法官】玉藻前:盲毒也可以哦。

【女巫】安倍晴明:不了,谢谢。我不急着摁死大天狗。

“你们快来看。”与晴明仅一层楼之隔的一目连将书中的字符一一圈出,构成了一句完整的话。而书页的右上角,绘着一个代表神职的花纹:“我恐怕知道……女巫是谁了。”

“我将再一次带领你们走向胜利,即便是用一些……不那么光彩的手段。

死去的同伴啊,他们只会为你哀悼,而我,会用我的办法把你们带回。

……即使我明知它是我的最后一张底牌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悄悄提醒一句,行动顺序为丘比特(第一轮)——守卫——狼人(小女孩)——预言家——女巫

书弈至少配一脸,我充令臣子组才叫南极圈……

Rhein_:

我流泪不停歇

Mr.逸先生:

毫无问题😂【流泪】

依依°T’hy’la✨:

@榕江听琴
是咱们了。

橡皮之死:

双飞彩翼:

这是我了………

歲月之聲:

大早上的就给我一个暴击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(哭着滚走

ZOE:

 @歲月之聲 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喜欢的苍佛。。。。

【书弈】笔墨皆江湖(中)

各位,在下东篱,现在慌得一批。

我那不让人省心的朋友,书翁,最近又给我惹了一桩事。

凭什么他作的死,要让我们西窗阁来背锅?

还有没有天理了?!

然而,此时的我只能握紧了藏有暗器的折扇,绷着笑容对几近发狂的鬼切说:“这位公子,大江山鬼王不在我们这里。”

鬼切冷着一张脸,猩红的眸子跳动着:“我闻到了,这里有他的气息。”

同志你是狗吗鼻子这么灵!

我假笑着回答:“可他已经走了。”

鬼切似乎信了我的说辞,抽了抽眉毛,把刀收回鞘里。

然而我一口气还没松下来,鬼切猛的拔刀出鞘,劈头就斩向我!我马上展开扇子一挡,却抵不过他的刀气,被逼得连连后退。

“他在哪里?”鬼切的红眸彻底燃烧起来,长刀狠狠一压,我扇骨中折叠的短刀瞬间弹出,撞到鬼切的刀刃上,“铮”的一声,断了。

我:“……”

完了。

mmp,书翁你这是招惹了个什么玩意啊?!

我怎么知道酒吞童子在哪儿啊?!


各位早安,这里杨清和。夜雨楼坐堂,呸,掌柜的。

现在书翁和弈正在大堂(单方面)相看两相厌地喝早茶,我带着职业化的微笑继续坐堂。

唉对了,昨天好像来了两个妖,一个红毛一个白毛,放下银子就要两间上房。

……朋友,我们这是夜雨楼,不是客栈。

听说他们是来避风头的,可最近江湖风平浪静,西窗阁的东篱话本写不出来,愁得头都快秃了,哪有什么乱子?

那边还有人议论,说西窗阁惹上了大事,要倒闭了。

我:“???”

这你们也信?

这概率堪比鬼切突然抽风要砍了源赖光吧?

更何况我还没见过那位深居简出的阁主长什么样子呢。

算了,我还是看看书弈那桌的冷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吧。



这里琳娘,西窗阁卖唱的,颜狗,目前方位二楼。

楼下还在僵持。也是奇了,就东篱那弱不禁风的样儿还能在鬼切手下撑那么久?

鬼切没吃饭吗?

……不是,那什么,我没有叛敌通国,我只是感叹一句而已。

援军是有的,可就南星姬那小姑娘,个头才到鬼切的腰,虽说会使毒,可她毒得过鸩吗?

显然毒不过。

所以,我怀疑这小姑娘是来千里送人头的。

至于我自己,就一卖唱的,哪有什么路数?

现场来一首十面埋伏吗???

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阁主:现场直播到此结束,请大家转入正文。

当书弈二人确认消息,赶到大无畏背锅的西窗阁时,另两位,真正的罪魁祸首,酒吞童子及茨木童子,也被杨清和以死相逼来收拾烂摊子。

他们首先看见的是满目的鲜血。

西窗阁里遍地都是阴鬼残骸,其中夹杂着一截崩断的刀刃。屏风旁站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,听见声响,齐齐回过头来。

正是东篱和南星姬。

望见来的是他们几个,东篱长长舒了一口气,挽起溅了半边血的袖子,轻轻拍了拍南星姬的头,全然忘了这是一个方才刚开过杀戒的“弱不禁风且毒不过鸩”的小姑娘,温和地哄道:“援军来了,别怕。”

随后,他抬起头,朝着书翁面无表情道:“赔。”

书翁:“……”

他就不该觉得此人温和可欺。

“情况就是这样,”东篱擦了擦侧脸上的血迹,幽幽道,“源赖光想祸水东引,当时源氏的长老都被他砍干净了,书翁行踪不定,蹲守在大江山等你们两个回来也不失为一个好计策,可惜他等不起……啧,最后背锅的还是我们西窗阁。”

“那鬼切跑哪儿去了?”

“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和星姬对付这群妖魔鬼怪的时候就不见了。”

一旁静静旁听的弈突然插了一句:“鬼切做不出寻仇寻了一半发现自己家伙忘带了的傻事,所以,源氏可能要倒霉了。”

“可我们西窗阁已经倒霉了,”东篱啪地合上折扇,痛心疾首地指向对面几人,“棋师站过来……你们几个没有一个是无辜的,说吧,这笔钱谁出?”

酒吞:“……”

茨木:“……”

书翁:“……”

他们谁都不想出。

这时候,尽职尽责的消防员弈再次出场了:“我建议你们在鬼切拿源氏开刀之前,先去找他们索赔——在鬼切调转刀刃之前,他还是源氏的式神,他们只能默默咽了这口哑巴亏。”

“那如果源氏后来以鬼切叛变之由要回这笔钱呢?”南星姬一针见血道。

“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。所以你们要快点行动,先把银子拨到自己怀里,反正索赔时鬼切尚未叛变,源氏是名门望族,拉不下这个脸无理取闹。”

东篱又刷地一声将折扇展开了:“如此看来,东某还真是看走了眼……棋师大人城府颇深啊。”

“过奖,”弈整了整被拉着一路狂奔导致有些起皱的衣袖,正色道,“只是为了活下去罢了。”

他说这话时,脸上那种“你想怎样就怎样吧”的怂人神色陡然褪去,隐隐约约露出其下被掩埋许久的几分真情实感来。

书翁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莫名觉得这种神色有点熟悉。

但可能是记忆太过久远了,那一点异样的情绪随即被他抛诸脑后,只是有些若有所思:“我还是觉得不对。蓬舟回道观了,那琳娘呢?以我对她的了解,她即使再不识时务,也不会让小女孩迎敌。”

叶蓬舟就是那箭术卓绝的白衣道人,他因师父逝世三天前就赶去奔丧。而琳娘……对啊,琳娘去哪儿了呢?

南星姬艰难地从桌边探出了头:“我知道。”

众人纷纷将目光转向她。

“……她去夜雨楼搬救兵了。至于你们为什么没遇上她,是因为,西窗阁到夜雨楼不只有长安街一条路。”

她纤细的手指在桌子上划了一条直线,又从旁边画了一条歪歪扭扭的曲线:“还有这里。直接走大道肯定会被鬼切发现,只有宣武街……或者说是这条小路可以隐藏。”

“所以她现在很安全,夜雨楼不是寻常人能攻破的,就是当世第一刀灵也不可以。”

“至于鬼切会不会卷土重来……”东篱接道:“因为西窗阁与他无仇,你们又栖于夜雨楼,理论上讲是不会,可我见他神智不稳,也许,他真会再次进攻西窗阁作为大本营。”

东篱的乌鸦嘴一向是准的,只是他也没想到,就在他把赔款套到手,将西窗阁重新装修好的第二天,鬼切就来了。

值得庆幸的是,西窗阁的战斗力、智囊及盟友,还有弈和两位鬼王都还在,没有关键时刻掉链子地外出。

这注定是一场恶战,虽然西窗阁只是城门旁水池中的一尾游鱼,也不得不被迫成了主战场。

至于源氏,源博雅极有远见地早就把自己摘出去了,源赖光作为幕后黑手,只待坐山观虎斗。

你说其他长老?

他们早就凉了。

–––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诈个尸表明我还活着
我这三个月在码之前答应一个姑娘的线人书x赌场老板弈的文……终于……熬到头辽
琳娘去夜雨楼究竟干什么了,后面会揭晓
我!终于能把星姬放出来了!还有下一章的蓬蓬!
下一更不远了……至少不会超过半个月

上个星期学校广播站放了时间飞行,

我站在外面听完了。

那时我在想,枯木都逢春了,镇魂为什么还不回来。

刚刚被tag里铺天盖地的信息一炸,我才知道,

十一月了,

我们终于回家了。


刚刚翻苏东坡传的时候突然一阵心慌,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抖了一下,我拿起来一看,

金庸老先生去了。

说来真是奇怪,我根本没怎么看过先生的书,却感觉心里的那个浪漫而恣意的江湖猛地破碎了,留下空荡荡的一片惘然。

那是一代人的武侠梦啊,如今它随着先生走远了。

风陵夜渡话英雄,一读金庸叹终生。

……诈尸选手终于想起了自己的老lof
我!写了!我蛾子东篱!的名字!
然后就pia一下蹦出一个荒

咕咕精开始填坑了!

关于沈清秋

我赶上了,我竟然赶上了!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吓死我了!
食用愉快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青衣两袭,挚友十一;三次假死,五载蹉跎。

终得一人同归。

沈垣和沈九不一样。

沈九厌世,性格别扭且刻薄,偏偏小人的皮下裹着副君子骨;而沈垣吐槽狂魔的面容下,捂着的是一颗温柔的真心。

也正是如此,原本沈九的命运轨迹,被他硬生生走成了HE。

沈清秋刚穿进书里时,一心只是想着要活下去,未曾考虑过书中的人物和世界,连对洛冰河的关心也是带着些许目的性的;而双湖城一事后,他的目标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改变:给这个天真的少年一点真诚的疼爱,至少让这个孩子,比原著中过得好一些。

护苍穹,历金兰,入圣陵,葬埋骨……

金兰城之后的剧情,基本上是沈清秋的步步退让。

从自爆到重生,在到试着接受洛冰河对自己的感情,在到于埋骨岭献祭自己(试图含蓄)……最初也许只是因深渊三年的愧疚,可到了后来,就是两个人的泥足深陷。

他再不是一人在陌生的世界里踽踽独行,因为在沈垣的故事里,洛冰河不再是那个诡谲阴戾的洛冰河了。

曾被折断的修雅剑,后山坟冢中的正阳,清净峰的竹林瑟瑟,圣陵的生死一遭……

“乘舟而下,见双湖城如旧,金兰繁华,花月熙攘。

昭华寺的朗朗钟声,幻花宫的两世爱恨,南北疆的流离于与失散,苍穹山的温暖过往……扇上绘着的泼墨山水,趟过的依稀当年,交汇成“清秋”二字,织出了漫漫星河。”